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登錄 | 立即注冊 | 找回密碼

上海人網-上海生活消費門戶網站-021RW.Com

搜索 熱門搜索: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942|回復: 7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侯門毒妃文》 在線免費閱讀 作者:真愛未涼 番外完

[復制鏈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1-6 16:48:18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侯門毒妃》是由作者真愛未涼發表的言情小說類小說,小說侯門毒妃最新章節,實時同步更新侯門毒妃最新章節純文字無彈窗廣告版,書友所發表的侯門毒妃評論,并不代表就愛看書網贊同或者支持侯門毒妃的讀者觀點。
    夫妻五年,她為他付出所有,他卻在她難產之時,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燭! 一尸兩命,含恨而終,真相浮現,原來她竟在謊言中生活了八年! 她發誓,若有來生,她定讓這些負她害她的人血債血償! “安寧愿終身不嫁,也不愿嫁璃王為妃!” 金鑾殿上,她當眾拒婚,震驚四座,所有人都傻了眼! 重生回到六年前,同樣的事情,她已不是原來的她! 侯門深宅,后母狠毒,姐妹偽善。 刁難,暗殺,陷害接踵而至,她一一化解! 明槍,暗箭,毒計撲面而來,她毫無畏懼!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屬于她的東西,她要全部奪回來! 這一世,她愿做惡女,親手將他們一個個送上絕路!
    如果您對小說侯門毒妃全本閱讀,版權等方面有質疑的,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的請告訴我們,如果發現《侯門毒妃》小說最新章節有錯誤請點擊錯誤舉報告訴我們。請支持作者的侯門毒妃讀者一定要到書店購買正版小說或者圖書。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微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7-11-6 16:54:47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小kk 于 2017-11-6 17:15 編輯

    《侯門毒妃》章節目錄
    第一章 背叛真相
    第二章 再世重生
    第三章 主仆算計
    第四章 姐妹周旋
    第五章 各懷鬼胎
    第六章 暗地算計
    第七章 蘇琴公子
    第八章 欠他人情
    第九章 將軍歸期
    第十章 強制搜身
    第十一章 意外結果
    第十二章 殺她自保
    第十三章 璃王趙景澤
    第十四章 提起婚事
    第十五章 宸王蒼翟
    第十六章 躺著中槍
    第十七章 巧妙回擊
    第十八章 當場震怒
    第十九章 逼她認罪
    第二十章 殘酷懲罰
    第二十一章 意外收獲
    第二十二章 侯門暗涌
    第二十三章 秋后算賬
    第二十四章 以退為進
    第二十五章 云家大少
    第二十六章 記住她了
    第二十七章 夜探香閨
    第二十八章 惡毒母女
    第二十九章 試探蒼翟
    第三十章 大打出手,四夫人小產
    第三十一章 幸災樂禍通風報信
    第三十二章 侯府女人各有手段
    第三十三章 兩房相爭安寧得利
    第三十四章 將軍凱旋故人重逢
    第三十五章 將她推上刀鋒浪口
    第三十六章 洗塵宴上意外賜婚
    第三十七章 驚世駭俗婚姻自由
    第三十八章 舞陽公主當眾挑釁
    第三十九章 瘋狂女紙自尋羞辱
    第四十章 挑釁她的悲催下場
    第四十一章 公然行刺打入天牢
    第四十二章 巧施毒計嚴刑逼供
    第四十三章 巧施毒計嚴刑逼供(二)
    第四十四章 潛心謀劃不斷強大
    第四十五章 惡毒母女設鴻門宴
    第四十六章 做賊心虛不懷好意
    第四十七章 母女二人悲催落水
    第四十八章 趁機奪權內斗升級
    第四十九章 踏入她設計的陷阱
    第五十章 宸王將軍深夜探訪
    第五十一章 相互試探對方秘密
    第五十二章 及笄前夕再遇故人
    第五十三章 安寧及笄突生變故
    第五十四章 出乎意料認做義女
    第五十五章 楊木歡瘋狂生殺意
    第五十六章 家法伺候慘不忍睹
    第五十七章 不許叫他宸王殿下
    第五十八章 達成共識二人聯手
    第五十九章 設局引大夫人入甕
    第六十章 罪魁禍首自投羅網
    第六十一章 為了利益親手殺她
    第六十二章 臨死托孤不忘算計
    第六十三章 昔日姐妹互相殘害
    第六十四章 發誓要讓歷史改寫
    第六十五章 四國盛會各方齊聚
    六十六章 當眾爆猛料揭開真面目
    六十七章 身敗名裂成了廢人,慘!
    六十八章 渣母狠毒算計殺機不斷
    六十九章 當狠則狠當殺則殺,暢快!
    七十章 母女得知安寧死訊大喜
    七十一章 讓反擊來得更猛烈些吧!
    七十二章 璃王向安寧表白遭蒼翟羞辱
    七十三章 爆出真相終于撕破臉皮
    七十四章 赤裸裸的挑釁,前世的賬一起算!
    七十五章 欠她的十倍百倍償還,爽!
    七十六章 巧妙算計終于得到天下至寶
    七十七章 氣得吐血撞到她槍口上來
    七十八章 蝕骨殘忍讓她生不如死
    七十九章 大肆追求選宸王or選璃王
    八十章 落荒而逃昔日情人相逢
    八十一章 大打出手“冒牌安寧”風波
    八十二章 風云再起把柄被抓遭填井
    八十三章 因禍得福爭寵推入火坑
    八十四章 主動勾引用身體做交換
    八十五章 賭約屈身為奴將安寧賜給他
    八十六章 精妙逆襲付出慘痛代價
    八十七章 賭約升級大放光彩震驚四座(精)
    八十八章 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八十九章 陰差陽錯慘失清白
    九十章 防不勝防被害小產
    九十一章 大遭刺激獸性勃發
    九十二章 母債女還小別重逢
    九十三章 突如其來的一吻
    九十四章 坦誠相對告訴她心底的秘密
    九十五章 設下陷阱催他提親
    九十六章 下戰帖,送狗男女入洞房
    九十七章 新婚之夜被休成棄婦
    九十八章 安寧之怒復仇升級
    九十九章 徹底失寵被戴綠帽
    一百章 怒殺渣男斷子絕孫
    一百零一章 強勢逼婚誤會大了
    一百零二章 蒼翟表白感情升華
    一百零三章 因愛生恨殺機四伏
    一百零四章 歹心不死不可饒恕!
    一百零五章 慘烈下場,三夫人回侯府
    一百零六章 好個下馬威!借刀殺人
    一百零七章 三夫人的異常,暗殺
    一百零八章 刻意刁難強強聯合
    一百零九章 下毒手張開罪惡大網
    一百一十章 自食惡果徹底征服(精)
    111章 憤怒捉jian五夫人慘死
    112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13章 彪悍女子,老娘替你教訓他!
    114章 最大贏家!許她皇后之位
    115章 無限震驚!女人的較量!
    116章 她要嫁人了,新郎不是他!
    117章 霸道搶親!抱得美人歸
    118章 刺激讓他瘋狂
    119章 誅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120章 賣女求榮,激怒安寧
    121章 大夫人的下場,被貶為奴
    122章 一紙休書,撞見驚天秘密!
    123章 身世秘密,狠狠的將她踩在腳下!
    124章 三夫人的狐貍尾巴,北燕來人
    125章 美人出浴,她的男人誰敢侮辱!
    126章 鋒芒畢露 殺!一個不留!
    127章 滿門抄斬還云家清白!
    128章 親手報得大仇,賜封為王
    129章 精妙布局將計就計(精)
    130章 葬身火海死無全shi
    131章 刻意勾引亂倫茍合
    132章 殺夫之仇徹底決裂
    133章 得知真相死不瞑目!
    134章 狠心威脅揭穿她的身份
    135章 一見鐘情VS毫不留情!
    136章 震驚四座 不嫁璃王為妃!
    137章 惱羞成怒,當眾爆安寧秘密!
    138章 自食苦果,殘忍給他教訓!
    139章 賜封郡主,當眾賜婚
    140章 我喜歡你啊!你怎么不明白呢?
    141章 預見未來,大婚之喜
    142章 新婚之夜,洞房花燭
    143章 蒼翟的激狂,安寧的瘋狂!
    144章 安寧盛怒 太監制造者
    145章 透露真相!生不如死的折磨
    146章 揭開面紗,震驚的發現!
    147章 安寧身世,你只能是我的妻!
    148章 小別勝新婚,甜蜜的懲罰
    149章 化解隔閡,覬覦她的男人?找死!
    150章 驚!當眾勾引,暖被小侍衛!
    151章 北燕遇故人,兩次下馬威!
    152章 知道真相后的瘋狂與崩潰!
    153章 挑釁?安寧來者不懼!
    154章 兩個女人的比試,震撼人心!
    155章 慘敗遭羞辱VS大放光彩
    156章 大獲全勝,讓她跪地求饒!
    157章 游街示眾,毒到極致的羞辱!
    158章 淪為笑柄,毫不畏懼的宣戰!
    159章 上門找茬?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160章 激烈對峙,被刺激得吐血!
    161章 無人道的懲罰,鳳家的鴻門宴
    162章 壞他計劃,不懷好意興師問罪!
    163章 聯合回擊,心生殺意救他性命!
    164章 變態嗜好,揭開鳳府驚天秘密!
    165章 鬧出人命,攪得鳳府雞飛狗跳!
    166章 接連沉重打擊,鳳老爺子的瘋狂!
    167章 霸氣外露,當眾打得他滿地找牙!
    168章 再遭刺激,鳳家人的狠心歹毒!
    169章 三堂會審,各方刁難齊上!
    170章 扮豬吃虎,揭開當年過往真相!
    171章 做賊心虛,父子對戰皇帝吃癟!
    172章 赤裸裸的威脅,逼他說出事實!
    173章 好戲上場,當眾反目徹底決裂!
    174章 慘不忍睹,玩弄于股掌之間!
    175章 野心勃勃,敢威脅她?沒門兒!
    176章 昭陽祭日,趁機勾引被貶為奴!
    177章 安寧威武,用毒讓他心服口服!
    178章 女人挑釁,鳳府盛宴大肆爭權!
    179章 安寧懷yun,真實身份被看穿!
    180章 驚滟現身,出乎意料的結果!
    181章 血肉相殘,甘愿委身為妾!
    182章 當眾表白,慘遭拒絕被逼嫁人!
    183章 悲憤尋死,親手推她入火坑!
    184章 新婚地獄,鳳傾城的罪有應得!
    185章 撕破臉皮,寧可錯殺也不放過!
    186章 誰迷惑了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87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治得服服帖帖!
    188章 因愛生恨,落水懷yun曝光!
    189章 主動you惑,出乎意料的小產!
    190章 歸來驚喜,神秘故人親自報仇!
    191章 真心表白,狠心下毒手滅門!
    192章 瘋狂嗜血,掌控她的生死!
    193章 肆意羞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194章 大仇得報,鳳傾城之死!
    195章 撞破私情,趁機逼他納妃!
    196章 冊封皇后,徹底爆發針鋒相對!
    197章 好戲開場,巧妙反擊氣得夠嗆!
    198章 當場廢后,剜肉之痛最大贏家!
    199章 血濺當場,刺殺皇上用命祭奠!
    200章 震驚消息,以牙還牙死不瞑目!
    201章 怒意激發,各懷心思遷怒安寧!
    202章 狼狽為jian,深陷噩夢!
    203章 心生歹意,企圖讓她小產!
    204章 猙獰瘋狂,移情別戀決定和離!
    205章 踏入陷阱,揭穿身份當場震怒!
    206章 徹底決裂,跪地求饒借刀殺人!
    207章 當眾用刑,生不如死意外有喜!
    208章 蛇蝎心腸,太后中毒成功嫁禍!
    209章 殘忍報復,出其不意置于死地!
    211章 凄慘下場,真情表白天降喜事!
    211章 被逼出家,謀朝篡位滿門抄斬!
    212章 徹底毀滅,狠毒算計安寧要生了!
    213章 蒼翟之怒,危難關頭安寧產子!
    214章 肆意威脅,惡毒父子瘋狂報復!
    215章 形勢逆轉,精妙反擊慘死下場!
    216章 揭穿秘密,剜肉之痛沉重打擊!
    217章 慘不忍睹,讓他付出代價!
    218章 眾叛親離,徹底瘋狂一個不留!
    219章 暗流涌動,滿月盛宴風波乍起!
    220章 扮豬吃虎,付出血淋淋的代價!
    221章 宴會刺殺,出乎意料身中劇毒!
    222章 徹底瘋狂,下令斬首慘痛教訓!
    223章 當場賜死,全部陪葬血的詛咒!
    224章 死不瞑目,瘋狂吐出當年真相!
    225章 震驚!北燕皇帝之死!(必看)
    226章 驚人選擇,擁立新皇赤裸威脅!
    227章 慘痛代價,登基為帝母儀天下!
    228章 寵溺入骨,臨死表白徹底羞辱!
    229章 震撼場面,血肉模糊請旨賜婚!
    230章 親手殺她,赤裸裸的威脅!
    231章 揭開來歷,瘋狂報復編織謊言!
    232章 激發恨意,刻意接近情不自禁!
    233章 以血起誓,暗中算計終于出手!
    234章 撞破私情,自食惡果一出好戲!
    235章 發現真相,當場撞破吐血震怒!
    236章 揭穿謊言,記憶恢復徹底崩潰!
    237章 恨意橫生,慘痛教訓刺激的待遇!
    238章 斷子絕孫,生不如死慘落她手!
    239章 瘋狂對峙,詹楚楚的下場!
    240章 借刀殺人,慘死當場她要生了!
    241章 兒子被搶,昔日故人重逢大團圓!
    242章 狂怒羞辱,齊聚盛宴好戲登場!
    243章 使美人計,刺激憤怒侮她清白!
    244章 激怒的代價,當眾認親振奮人心!
    245章 跪地求饒,落井下石逼上絕路!
    246章 當眾求婚被拒,幕后黑手出現!
    247章 故意勾引,野心暴露密謀造反!
    248章 姐妹對峙,慘遭折磨狠生殺意!
    249章 忍痛割愛,自尋死路精妙設計!
    250章 一出好戲,發現她的真實身份!
    251章 皇后失寵?蒼翟異常的激狂!
    251章 極致憤怒,冊封貴妃出乎意料!
    252章 動用私刑,自找苦吃慘痛教訓!
    253章 肆意折磨,慘不忍睹帝后決裂!
    255章 死于非命,興師問罪瞞天過海!
    156章 當眾索吻,成親之日兌現承諾!
    257章 慘遭毀容,刻意勾引愛上他了!
    258章 慘不忍睹,突然瘋了好戲登場!
    259章 揭開身份,大膽示愛公然造反!
    260章 血流成河,置之死地而后生!
    261章 大結局(上)
    262章 大結局(完)
    263章 生米成熟飯
    264章 夫妻之實
    265章 成親(昀若番外完)
    266章 上官敏的質問
    267章 吃醋
    268章 當場挑釁自找苦吃
    269章 決心報復山雨yu來
    270章 妙手負傷未知的命運
    271章 千方百計尋找真相
    272章 發現他的秘密,震驚
    273章 惡人惡報,凄慘下場!
    《侯門毒妃》王妃有毒
    274章 聯合演戲,對她的愛深入骨髓!
    驚天消息,堅強面對!
    癡情,莫相忘(全劇終)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15:01:07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一章 背叛真相
    入夜,璃王府一派喜慶,熱鬧非凡,今夜,是璃王迎娶安平侯府大小姐的日子,京城的王公貴族競相道賀,恭賀著這個太子之位最得力的競爭者璃王喜得佳人!


        大廳之中,新郎一襲大紅喜袍,今天的他更加豐神俊朗,意氣風發,在眾人的祝福中和曾經的京城第一美人拜了天地,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眾人口中的‘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神仙眷侶’的贊美不絕于耳……


        熱鬧聲中,一丫鬟匆匆進了大廳,在璃王耳邊說了句什么,璃王臉色一變,陰鷙不耐的將那丫鬟支開,隨即又恢復了滿臉笑意,朝著眾人舉杯,“本王何其有幸能遇到此生最愛的女子,能娶茹嫣為妻,實乃三生有幸,本王日后定好好待她!”


        璃王一番表白,頓時讓方才變臉的插曲煙消云散,熱鬧依舊繼續……


        沒有人想到,在這樣的熱鬧喜慶掩蓋之下,璃王府中的某處卻是另外一番光景……


        “鳳兒……王爺呢?”躺在床上的安寧艱難的側身,聲音隱忍著痛苦,臉色慘白的看向匍進門的丫鬟身后,除了無盡的黑夜以及大廳那邊傳來的喜慶歡鬧聲,只有一室的凄涼,聽著歡鬧聲一陣高過一陣,似一把刀子狠狠的剜著她的心,凌遲著她的期待,安寧只感覺心里的痛一浪高過一浪無賴童養媳最新章節。


        沒來……王爺他……沒來啊!


        “啊……”陣痛又一次傳來,安寧痛呼出聲,雙手扶著高高隆起的肚子,心中卻依然不相信王爺會如此無情,“鳳兒……你……是不是……是不是沒有告訴王爺,孩子……快生了?”


        可這一次,她又失望了!鳳兒的表情已經告訴了她答案。


        他知道自己要生了,卻依舊無動于衷!這是他的孩子啊!在他的眼里,她和孩子加起來,都比不上那個新娶的女人嗎?


        鳳兒緊皺的眉無法舒展開來,看王妃這個模樣,她的心也跟著抽痛,可王爺他……哎,她若告訴王妃,王爺方才在大廳對另外一個女人的承諾,王妃又該怎樣的傷心?


        “王妃,先把小王爺生下來再說吧!終究是王爺的骨肉,王爺再怎么無情,也會念在小王爺的份上善待王妃。”鳳兒哽咽道,卻隱忍著不讓眼中的淚流出來,她的王妃命為何這么苦!全心全意不顧一切的愛著王爺,五年的夫妻情分,卻抵不過另外一個女人的軟玉溫香!如今王妃生產在即,王爺甚至連一個接生婆都沒安排,她們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安寧嘴角溢出一絲苦笑,善待她?他對她的善待就是在她生產之時,卻忙著和她的姐姐拜堂成親?!


        這還是以前那個承諾一輩子對她不離不棄的男人嗎?


        五年夫妻,她全心全意的的對他,陪著他一起周旋在那些爭奪太子之位的王爺之間,陰謀詭計,行刺暗殺,只要有危險,是她毫不猶豫的擋在了他的前面,只為保他安穩!為了他,她甚至失去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她為他可以犧牲一切乃至生命!可他呢?


        憶起往事,歷歷在目……


        他曾說,他若是負她,他這輩子都會受良心的譴責。


        他曾信誓旦旦,只要他登上皇位,便會親自將皇后之位和天下送到她的手上!


        他說他愛她,終生只娶她安寧一人,他登基之后,更要為她廢除后宮,讓她一世獨寵!


        他說這些話時,那樣真誠,看不出一點虛情假意,她對他深信不疑,更加賣力的為他謀劃奔走,可是,在他快要接近成功之時,在他遇到她姐姐之后,一切都變了!


        他依然說著愛她,但轉身卻摟著她的姐姐逍遙快活!


        她懷著身孕為他期待的皇位奔走,打理著王府大小事情,他卻在她生產之日,準備著和她的姐姐洞房花燭!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對她的諷刺,什么不離不棄,什么一世獨寵,都不過是一場華麗的謊言!


        而她的姐姐,安平侯府的大小姐,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希望她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的姐姐,卻硬生生的破壞了原本屬于她的一切!


        五年前,安平侯府兩位小姐分別嫁給威遠大將軍和璃王,姐妹二人同時出嫁一時成為一段佳話,可誰又能想到,在三年前大將軍戰死沙場之后,姐姐這個未亡人竟然在暗地里和她的丈夫暗通款曲!


        “哈哈……”安寧笑自己太傻,太容易相信人,看著這破敗的房間,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諷刺,幾個月前,一記莫須有的罪名,那個和她夫妻五年的男人將她關進了這個院子中,即便是懷著身孕,他也是對她不聞不問,是啊娘親不壞: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節WiseMedia


    !他忙著和她的姐姐郎情妾意,又怎么會想到她身懷六甲,此刻正受著生產的痛苦?!


        “鳳兒,幫我……”痛如潮水襲來,一陣高過一陣,安寧一手緊緊抓著床單,一手扶著肚子,眼神變得堅定,似看透了一切,已經對那個男人徹底絕望!


        在這個時候,她只能靠自己,無論如何,她都要平安生下孩子,不是因為他是璃王的子嗣,只是因為他是她安寧的寶貝!


        不管以后怎樣,她都不能倒下,她有她的孩子,不是嗎?


        鳳兒立即反應過來,立即上前幫忙。


        “啊……”肚中的孩子似要沖破身體,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滾下來,此刻的安寧已經渾身濕透。


        “喲,妹妹,原來生孩子這么痛苦的呵!你……還好吧?”門口,錦衣女子在隨身侍女穎秋的攙扶下,扭著腰身,風姿綽約的走了進來,看著床上狼狽的安寧,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眼神更是得意。


        安寧身體一怔,一聽聲音,她便知道來者是誰,這個聲音,便是化成灰她也認得,她來干什么?現在她不是應該和王爺在一起洞房花燭,夫妻恩愛嗎?她的姐姐!


        安茹嫣走到床沿,察覺到安寧眼中的恨,更加肆意炫耀著她的勝利,“妹妹,看樣子你的狀況并不好啊!方才我和王爺拜堂之時,還想著妹妹能夠到場,給我們祝福呢!終究還是沒有等到,可妹妹生孩子才是最要緊的事,姐姐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不過,妹妹汀蘭苑的床果然比安平侯府的大,甚至比將軍府的還要舒服呢!我一下子就愛上了,妹妹應該不會介意的吧!”


        安寧腦袋轟的一聲,五指深深的掐入床單,她……他們竟然……汀蘭苑是王爺在他們新婚后不久專門依著她的喜好重新修建的,那里有太多屬于她的回憶,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對狗男女竟然在屬于她的地方過著他們的洞房花燭!


        一口氣血涌上來,一股腥甜在口中彌漫!


        他曾說,只有她這樣如幽蘭一樣的女子,才配得上汀蘭苑,可現在那汀蘭苑也不屬于她了吧!他們弄臟的不僅僅是她的地方,更弄臟了她的回憶!


        他怎么可以無情到如此地步!


        “你想要的不僅僅是汀蘭苑吧!”安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對上安茹嫣的得意的雙眼,那雙眼中包含了太多的**,怪只怪她太晚看清了!


        安茹嫣不可置否,目光幽幽的轉向安寧高高隆起的肚子,緩緩的伸出手,安寧猛地警惕起來,“你要干什么?”


        “呵呵,妹妹,聽說生孩子是很危險的,前不久宮里的一個嬪妃眼看著快臨產了,可誰能料到,孩子竟然沒生下來,那嬪妃也跟著沒了……實在是可惜了!這要生下來,隨隨便便就能一門富貴,看來那嬪妃是沒那個好命啊!不知道妹妹你的孩子……”安茹嫣觸碰著安寧的肚子,嘴角微微上揚,絲毫沒有掩飾她眼中的惡毒。


        察覺到她的意圖,森森寒意竄進安寧的四肢百骸,安寧下意識的想要避開,“你休想打他的主意,他是王爺的子嗣!”


        “瞧把你嚇得!我是你姐姐,你的孩子也算是我的侄子,我又怎么會害他!”安茹嫣移開手,看著安寧的肚子,這孩子是她的侄子不錯,可終究不是她的親生兒子,這個孩子的存在對她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威脅太虛劍意最新章節


    !她又怎么會讓一個威脅存在?


        “穎秋,還不快幫我們的王妃接生,小王爺應該是迫不及待的想出來呢!”安茹嫣淡淡的吩咐,微笑著看著安寧,但那笑容在安寧的眼里,卻比那惡魔的利爪還要恐怖,“你放心,穎秋懂得如何接生,保證不會讓你有什么痛苦!”


        穎秋領命,鳳兒意識到不對勁兒,正要上前,卻感覺到腦袋被重重的一擊,頃刻便倒在了地上……


        “啊……”陣痛再一次襲來,安寧看著倒地不起的鳳兒,看著安茹嫣,苦苦哀求,“求你別傷害他!你要什么我都給你……王妃之位,王爺……所有的一切我都給你……我只要孩子……求你……別傷害他……”


        安寧已經顧不得許多,她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護孩子!她不能讓她的孩子受到絲毫的傷害!


        可安茹嫣卻對她的哀求視而不見,冷哼一聲,原本笑著的臉頓時變得猙獰,雙手狠狠掐住安寧的脖子,“你死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安茹嫣眼里燃燒著瘋狂,“八年前將你推入湖中,沒有淹死你,今天看你還怎么逃得掉!幸虧你醒了之后忘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我們為你編織了八年的謊言,現在讓你知道了也無妨,你死了,正好去和你那短命的親娘作伴!”


        這句話好似一把鑰匙,打開了安寧的記憶,腦海中,不斷有許多畫面閃現,熊熊燃燒的大火……垂死掙扎的娘親……冰冷的湖水……還有那個等她的少年……


        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來了!每一個畫面都足以讓她震驚!


        原來……原來她口口聲聲叫著的娘親不是她的親娘,而是她的殺母仇人!是她!是她燒死了她的親娘,而她只能看著娘親的掙扎,只能將恨與仇恨埋藏在心底,她曾發誓要親自為娘親報仇,可是……


        一切都走偏了!安茹嫣那次沒淹死她,卻帶走了她的記憶,她忘記了仇恨,忘記了發過的誓,還在謊言中足足生活了這么多年!


        所有的真相一一涌現,一口鮮血猛地涌上喉嚨……此刻,恨在心中交織洶涌,老天到底給她開了一個怎樣的玩笑!


        她恨!她恨不得殺了那些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我安寧……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安寧堅定的宣誓,只是她的話在安茹嫣眼里,卻只是一個笑話。


        “我安茹嫣可不怕什么鬼!妹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只要是你的東西,我都會搶過來,可將軍即便是娶了我,也依然對你念念不忘,臨死之時都叫著你的名字,我恨!所以,我勾引璃王,我要讓你的一切都變成我的!這下好了,你死了,就沒人再和我搶了!”安茹嫣瘋狂的大笑,笑得猙獰。


        安寧的記憶定格在那個少年身上,下身好似有什么東西如決堤了一般,不斷的往外流,她感受到肚子里的那個生命在漸漸的消失!


        聽著安茹嫣的笑在耳邊回蕩,所有的恨凝聚在一起,在心里翻滾沸騰,負心的丈夫,虛偽的后母,狠毒的姐姐……


        她發誓,若有來世,她定要讓這些負她害她之人血債血償!


        ------題外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15:02:10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二章 再世重生


    深夜,燭光微顫。


        昏暗的房間里,女子專注于手中的針線,一針一線來回穿梭,精致的緞面上,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已見雛形,坐久了的她,背脊有些僵直,女子微微皺眉,捶了捶肩,舒展了一下身體,看了看時辰,又立即繼續埋頭忙了起來,這幅‘牡丹爭艷’她必須快些完成,不然明天在牡丹宴上,姐姐就不能將它拿來獻給皇后娘娘了炮蘿系統指南最新章節。


        牡丹宴在東秦國的上流社會極受推崇,皇后娘娘還會親自設宴,邀請上流社會已經成年的貴女一同慶賀,安平侯府的四個小姐中,只有大小姐已經及笄,有資格參加這次宴會,但……女子想到姐姐對自己說的話,繡得更加專心細致。


        她離及笄還有半年時間,多虧姐姐在皇后娘娘面前說了好話,費了好大的心思才替她討了一張邀請帖,她才能有機會參加生平第一次的牡丹宴,姐姐對她這么好,她更加要為姐姐繡好這一幅‘牡丹爭艷’,若是能讓姐姐在皇后娘娘面前露露臉,得到皇后娘娘的青睞,那就更好了!


        女子甜甜的笑著,那笑容竟比錦緞上的綻放的牡丹還要燦爛明媚。


        猛地,指尖一陣刺痛,鉆心蝕骨,女子看著指尖滲出的血染紅了雪白的錦緞,在牡丹花旁暈開一團,格外妖異。


        女子身體一怔,眼中的神色驟變,吃驚……不可思議……痛苦……最后被恨意填滿!


        “若是有來世,她定要讓這些負她害她之人血債血償……”


        安寧腦海中的誓言出奇的響亮,可她眼前看到的不再是狠如蛇蝎的安茹嫣,身體也感受不到疼痛,除了……安寧低頭看著手指,手中沾了血的牡丹分外妖嬈,這……是怎么回事?


        安寧下意識的打量起四周,這一看更加讓她吃驚,這里她再熟悉不過了,熟悉的擺設,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幽香,這分明就是她未出嫁前在安平侯府的閨房!


        所有的一切都一模一樣,就連窗前擺放著的也是她最愛的蘭花!


        她不是死了嗎?可是……觸碰著真實存在的身體,還有清晰的意識,她確定……她還活著,這是活生生的她,只是……這身子……安寧沖到梳妝臺前,看著鏡中的女子,不是已婚婦人的打扮,而是未及笄的姑娘,精致的臉龐稍顯稚嫩,但卻有著少女的活力……


        這分明就是多年之前的她!


        安寧努力的消化著這一切,她死了……又活了?!


        “砰砰砰……”門外傳來一陣響亮的敲門聲,打斷了安寧的思緒,安寧看著那門扉,眼神變得銳利,“誰?”


        “小姐,是奴婢,碧珠,大小姐房里的琴芳來了,說是大小姐差她來看看小姐繡的東西繡得怎么樣了。”


        碧珠?安寧漸漸憶起這熟悉的聲音,似乎要更加確定什么一般,大步上前,將門打開,開門果然看見那一張熟悉的臉在自己面前,心中難掩激動。


        “小姐……你怎么了?”碧珠擔心的看著她,小姐怎么這么看著自己?發現到她手指上的血跡,“小姐,你的手……”


        安寧回過神來,巧妙的將手放在背后,淡淡的笑笑,“沒什么,進來吧!”


        她墜湖失憶之后,劉氏幾乎是將整個安平侯府的下人都換了個干凈,除了她的心腹,大部分都換上了新面孔,而碧珠就是劉氏專門安排在她身邊的丫鬟,不過,這個碧珠卻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女子,跟她在一起久了,便也將她當成真正的主子,盡心盡力的照顧,可是……那劉氏卻在她出嫁之前,將碧珠賣給了一個五旬老人做填房,一年之后,被活活折磨而死!


        她依舊記得琴芳死時那凄涼的眼神,想到此,安寧的眸光跟著一冷,劉氏是害怕她的身邊多一個心腹吧獨寵嫡妻WiseMedia


    !所以碧珠才有了那樣的下場!


        “二小姐,大小姐吩咐奴婢來看看,那幅‘牡丹爭艷’繡得怎么樣了?”身后的琴芳開口,口中雖然自稱著奴婢,但態度卻是帶著幾分倨傲。


        安寧看在眼里,琴芳和穎秋都是安茹嫣的丫鬟,自從劉氏當上正室夫人之后,這二人也心安理得的狐假虎威了起來,前世,許是心境不同,她倒是沒在意這些丫鬟的無禮,但此刻,安寧斂下眉眼,她越發的肯定了一個事實,那便是她真的活著……以未出嫁前的身體活著!


        牡丹爭艷?安寧搜尋著記憶,這幅‘牡丹爭艷’是安茹嫣在牡丹宴上大放異彩的關鍵,哼!想起過去種種,誰能想到這個第一才女竟是她替安茹嫣作弊得來!


        安寧快速的確定了自己所處的時間,大瀝三十二年!她重生回到了六年前!這時距離娘親死,已經過了兩年多!


        “二小姐,繡品呢?快讓我看看,回去好回稟大小姐。”琴芳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若不是大小姐手指受了傷,也不必勞煩二小姐動手了。”


        安寧回過神來,手指受傷?想到前世的事情,安寧心里浮出一絲諷刺,好一個手指受傷!


        “你就回去告訴大小姐,就說明日我一定會完成,不會耽擱牡丹宴,讓她放心!”安寧平靜的開口,聲音透著一股子冷然。


        琴芳有些為難,大小姐交代她親自查看,最好是監督著二小姐,明天的牡丹宴可絲毫馬虎不得!瞧見不遠處榻上的繡品,琴芳徑自走上前去,絲毫沒有將安寧這個小姐放在眼里!


        “放肆!”安寧冷聲吼道,琴芳一聽,身體一顫,立即止住了腳步,不知為何,她竟然感覺到背后傳來一絲涼意。


        安寧踱步到琴芳的面前,細細的打量,不說話,卻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從身上散發出來,便是以往囂張的琴芳此刻也有些震懾,那眼神,好似在割她的肉一般。


        “怎么?琴芳莫不是不放心安寧的繡工?既然這樣,那我便去跟姐姐說,這剩下的就交由琴芳姐姐完成了!”安寧拿著未完成的‘牡丹爭艷’,作勢就往外走。


        琴芳哪里敢擔下這樣的擔子?二小姐的繡工她是知道的,外面盛傳大小姐生得一雙巧手,是織女下凡,繡出來的東西可是比宮里的專業繡娘還要好上幾分,實則不然,所有出自大小姐之手的繡品,都是由二小姐完成,大小姐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明天的牡丹宴非同一般,大小姐可指望著她呢!千萬不能搞砸了!


        “二小姐,你這是誤會奴婢了,奴婢說著玩玩,不看也罷,不看也罷!二小姐你先忙著,奴婢這就回去回稟大小姐。”琴芳臉上討好著,心里卻是冷哼一聲,不過是被大小姐利用的棋子,還真以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么?看她回去在大小姐面前怎么說她!哼!


        琴芳憋著嘴出了房門,一旁的碧珠卻急了,“小姐,你這是何苦?這琴芳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若是在大小姐面前編排個什么是非,那小姐……”


        安寧卻只是看著手中染了血的‘牡丹爭艷’,一雙眸子卻是越發的幽深……


        ------題外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5#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15:03:02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三章 主仆算計

    綺水苑,安茹嫣重重的放下茶杯,目光凌厲的一掃,“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小姐,你可沒親眼看見二小姐那囂張的樣子,完全沒有將你放在眼里,還說……”剛從聽雨軒回來的琴芳,一臉受了委屈的模樣,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安茹嫣的臉色,憶起方才在聽雨軒發生的事情,心里更是惡毒。

        “還說什么?”安茹嫣淡淡的瞥了琴芳一眼,催促道偷龍轉鳳最新章節。

        “她還說,若是小姐等得不耐煩了,她就將未完成的‘牡丹爭艷’送回來,讓小姐自己繡……還說以小姐的水平,怕是繡不出讓人眼前一亮的好東西!”琴芳眸光轉動著,在小姐身邊伺候這么多年,小姐的性子,她當然是有幾分了解的,她就不信,她這么一說,小姐會不動怒!

        果然,啪的一聲,安茹嫣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桌子上,目光變得猙獰,“好一個安寧!”

        竟然敢這么放肆!她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小姐息怒,奴婢當時跟她說了,要不是小姐的手受了傷,才不會讓她去繡‘牡丹爭艷’。”琴芳繼續添油加醋,這一句話更是讓安茹嫣眼中的火焰燃燒得更旺。

        安茹嫣看著自己的手,臉上閃過一絲訕訕的表情,沒有誰比她更知道這手是怎么回事!

        這不過是做給別人看的!有了手受傷的借口,她便可以毫無顧忌的將繡‘牡丹爭艷’的事情交給安寧去完成,安寧的繡技她是知道的,她雖然不愿承認,但安寧繡出來的東西確實與眾不同,明天在牡丹宴上,若是她能以帶傷的姿態拿出那么一副完美的作品,更加能夠讓人對她刮目相看!

        努力壓下心中的怒氣,安茹嫣重新端起茶杯,如今‘牡丹爭艷’還沒完成,她不能在這個時候對安寧怎么樣,她明天能不能在牡丹宴上大放異彩就全靠安寧手中的‘牡丹爭艷’了!

        可她心里終究是咽不下這一口氣,即便是喝下了幾口茶水,也澆不滅心中的怒火!

        “若是小姐也能有二小姐那樣精巧的繡技……哎呀……奴婢知錯,小姐請饒恕奴婢失言……”琴芳猛地跪在地上,忙不迭的磕頭,眼底卻是閃過一絲光芒,她這是在加最后一把火,小姐平日里就十分高傲,眼中容不得別人超過她,二小姐的才華無疑是犯了她的大忌。

        “哼!”安茹嫣冷哼一聲,目光詭異的看著自己包扎著的手,“精巧的繡技?有精巧的繡技又怎樣?若是沒了一雙手……”

        安茹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跪在地上的琴芳也是亦然,看來小姐心里已經有主意了。

        正得意自己成功的挑起了小姐對二小姐的敵意,卻聽到頭頂飄來安茹嫣幽幽的聲音……

        “別以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琴芳,在安平侯府這么多年,你還不明白一個丫鬟的本分么?教唆主子的罪你可承受得起?”安茹嫣聲音驟然變冷,俯視著地上身體突然僵住的琴芳,心中冷哼,不過是一個丫鬟,也想在她面前動小心思,未免太低估她安茹嫣了!

        “小姐……奴婢該死,奴婢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琴芳大驚失色,她一心想著收拾二小姐,怎么就忘了大小姐并不是一個好玩弄的人,若是小姐懲罰她……想到府中的規矩,琴芳更是驚恐,這下她腸子都悔青了。

        安茹嫣卻是呵呵的笑出聲來,“算了,這一次你可要記住教訓,下一次本小姐可沒有那么好說話。”

        即便沒有琴芳的推波助瀾,她也一早就想著要給安寧點兒顏色瞧瞧,如今多了一個現成的幫手,她何樂而不為呢?挑了挑眉,一個計策在腦中成型,“這次,就讓你戴罪立功吧!”

        “是,奴婢一定按小姐說的做,定不會讓小姐失望。”琴芳松了一口氣,慶幸自己逃過一劫冷宮皇夫WiseMedia



        房間里,一陣沉默,主仆二人各有所思,都在盤算著明天的計劃……

        ……

        翌日一早。

        安寧很早便起了床,平靜的坐在房間里,似乎在等待誰的到來。

        經過一晚的消化,她已經完全調試好了自己的心情,面對重生,她感謝老天能夠給她這么一個機會,讓她可以重活一回。

        昨日種種,她已經當成前世的經歷,但心中深埋的仇恨卻絲毫沒有減少!

        娘親被劉氏害死,她的仇恨因為失憶埋葬,這一世,她要將前世走偏的路糾正回來!

        那些負她害她的,她終究要讓他們嘗到痛苦的滋味兒!

        遠遠聽見腳步聲朝著這邊而來,安寧的嘴角微微上揚,來了,終于來了呵!

        果然,不多久,一抹淡紫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安寧的視線之中,已經及笄的安茹嫣體態婀娜,女子的風韻盡顯,在東秦國上流社會的貴女中,安茹嫣無疑是生得貌美的,加上她刻意維持著的大家閨秀形象,更是惹人憐惜,也難怪皇后娘娘會對她喜愛有加。

        前世,便是安寧也羨慕姐姐的溫婉賢淑,但此刻,在她面前的這一張無害的笑臉卻是極其的諷刺。

        “妹妹,昨晚可辛苦你了,其實我也不想讓你勞累的,可怎的偏偏手不爭氣,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受了傷,皇后娘娘喜歡牡丹花,又偏偏遇到這么一個牡丹宴,姐姐我若是不拿出賀禮討皇后娘娘喜歡,那我們安平侯府可要落后于其他世家了。”安茹嫣一臉的笑意,親昵的拉著安寧的手,刻意的將她受傷的手展示在安寧的面前,“我的好妹妹,你不會怪姐姐的吧!”

        安寧但笑不語,臨死前安茹嫣的猙獰和此刻的溫柔笑意,在她腦中交替出現,形成鮮明的對比。

        一個人,竟可以偽善到如此地步!若不是前世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她此刻怕真是會被她的這幅外表給迷惑了去。

        “姐姐都是為了安平侯府著想,妹妹辛苦一下,也是應該的。”安寧壓下心中的恨意,臉上的真誠看不出絲毫虛假,安茹嫣不是會演戲嗎?她和劉氏著手主導了一出謊言,足足騙了她八年,她倒是要看看,她們到底誰的演技好!

        “妹妹真是善解人意,那‘牡丹爭艷’呢?可繡好了?”安茹嫣眼露急切,她的主要目的還是這幅繡品,這可是她今天去牡丹宴的重頭戲。

        安寧將她的反應看在眼里,吩咐碧珠將繡好的‘牡丹爭艷’拿出來,安茹嫣立即上前,將繡圖打開,當那一副‘牡丹爭艷’呈現在她面前的時候,眼前倏然一亮,禁不住發出驚嘆之聲,她知道安寧的繡技出色,可眼前這幅成品的完美卻是連她也沒有料到。

        “太好了,太好了!”安茹嫣嘖嘖稱贊,有了這一幅‘牡丹爭艷’,今天的牡丹宴,看誰還能夠勝過她!當下安茹嫣喜不自勝,“若是得了皇后娘娘賞賜,姐姐一定會給妹妹送上一份大禮。”

        安寧至始至終都淡淡的笑著,隱約帶著一絲嘲諷,得了賞賜?她以為她還會像前世那樣在牡丹宴上技驚四座,得到皇后娘娘的封賞么?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6#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21:44:30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四章 姐妹周旋       
    見安寧沒說話,安茹嫣不由得微微蹙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怎么?妹妹不高興?還是舍不得?我忘了,妹妹今天也是要參加牡丹宴的,若是由妹妹親自將這幅繡品獻給皇后娘娘,妹妹不但可以在皇后娘娘面前得了賞賜,也可以在眾家小姐和公子面前一展才華,你若舍不得,也實屬正常,只是……妹妹尚未及笄……若如此招搖,怕是要引來諸多閑話了。”

        安茹嫣斂下眉眼,卻是不著痕跡的留意著安寧的神色,心中料定以安寧的性子,不會和她爭。

        果然,安寧泰然自若的迎上前去,毫不在意的開口,“我怎么會舍不得?這本來就是為姐姐準備的,姐姐能夠高興,寧兒就自然高興了,有姐姐能夠為安平侯府爭光就已經足夠了。”

        這幅畫,她是花了一晚上的時間,費盡心思,特別為安茹嫣量身打造,她專門為她準備的大禮,當然不會舍不得!她還等著看好戲呢,不是嗎?

        安茹嫣早已經被這幅繡品的華麗所折服,一心想著能討皇后娘娘歡心,又怎么會發現這幅繡品中細微的端倪?!

        安茹嫣一聽,心里自然滿意,對安寧更是不屑,兩年多前將她推入湖中,沒有要了她的命,卻讓自己多了一個聽話的‘丫鬟’,看來老天都在幫助她,她不得不承認,若是沒有安寧,她現在也不能在上流社會的貴女中獨領風騷,就連皇后娘娘也對她大加贊許,稱其為大家閨秀的典范!

        安寧可是她的福星啊!不過,再是福星又怎樣?安寧終歸是快及笄了,及笄之后,按照規矩,會跟著出席很多場合,就連這一次她還未及笄,皇后娘娘便為她破了這個例,安寧的才華她是知道的,若是任憑其展示出來,那對她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威脅,不行,她不能讓安寧得到任何好處!更不會讓安寧搶走她現在擁有的一切名望!

        想到自己昨晚的計劃,安茹嫣心中的惡毒更甚,仔細打量著眼前的這一幅‘牡丹爭艷’,這到底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片刻,安茹嫣心中已經做了決定,吩咐跟著一起來的穎秋將‘牡丹爭艷’收好,親昵的拉著安寧的手,“妹妹,姐姐都不知道怎么感謝你才好。”

        “寧兒不要姐姐的感謝,姐姐對寧兒這么好,還向皇后娘娘替寧兒多討了一份邀請帖,寧兒能夠參加牡丹宴,心里高興還來不及。”安寧無邪的笑著,心里卻是另外一番光景,前世,她便是在牡丹宴上遇到了璃王休婦,休得無禮。

        想到那個負她之人,安寧的心驟然變得冰冷。

        “那就好,我先回去準備準備,你也好好梳妝打扮一下,第一次出席皇室宴會,可別在那樣隆重的場合失了禮儀,這樣吧,我讓琴芳在你身邊伺候著,她是一個麻利的丫頭,跟著我也算是見過了不少世面,你有什么不懂的,問她就好。”安茹嫣溫婉的交代,不著痕跡的給琴芳使了個眼色,“琴芳,我可是將我妹妹交給你了,你可記清楚了,一定要讓二小姐平平安安的,可別得罪了什么公主之類的,那就是我向皇后娘娘說情,也不一定起得到作用了。”

        “小姐請放心,奴婢一定不會讓小姐失望。”琴芳福了福身,低垂著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惡意,二人早已經謀劃好,這一次,她對二小姐可不會手下留情,轉眼看了一眼安寧,笑得陰冷,二小姐啊二小姐,這一次你就自求多福了!

        安茹嫣滿意的點頭,高深的瞥了一眼安寧,想參加牡丹宴,那她就讓這一次牡丹宴成為她的噩夢!

        預想到那個精彩的畫面,安茹嫣笑得更是燦爛,得意的轉身朝著門外走去,等會兒便要出發進宮,她當然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今天她定要成為全場的焦點!

        猛然想到上次從皇后娘娘口中聽到的消息,安茹嫣頓住腳步,轉身再次看向安寧,那眼神極其詭異。

        安寧不動聲色,乖巧的上前幾步,“姐姐還有事情要吩咐寧兒嗎?”

        “沒……沒有,只是……”安茹嫣欲言又止,一雙眸子一瞬不轉的緊鎖著安寧的小臉,試探的開口,“聽說將軍快回來了。”

        心中猛然一怔,將軍?腦中浮現出那一個少年的身影,無數情緒在心中翻轉,但安寧卻是知道,自己此刻在安茹嫣面前是失憶的安寧,她要做的便是隱忍,小不忍則亂大謀,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那太好了,姐姐又可以見到將軍了,想必將軍也一定想著快些回來見到姐姐!”

        這句話無疑是取悅了安茹嫣,呵呵的笑道,“你這嘴還真甜,可不是……我們……哎呀,你還小,有些事情可不是你能懂的。”

        當真是一個傻子,可她偏偏喜歡看她這幅傻樣,被她耍得團團轉,被她賣了還要感激她,替她數銀子,她可沒有忘記,她現在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安寧啊安寧,這輩子,本小姐便是你的克星,不管你愿不愿意,這一世,你都將被本小姐牢牢的踩在腳下!

        心中帶著幾分得意,幾分暢快,安茹嫣走出了聽雨軒,此時的她,當然不知道,眼前這個被她當成傻子的女子,早已不是原來的安寧!

        安寧看著安茹嫣的背影,淡淡的斂下眉眼,憶起前世,這個時候,他確實是快回來了,這一次,在和南詔國的對敵中,他大獲全勝,凱旋而歸!

        安寧收回思緒,想到即將到來的牡丹宴,看著自己的手,那疼痛似乎又鉆心蝕骨的襲來,前世,正是在牡丹宴上,她的手被毀,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她都處在痛苦之中,即便是后來好了些,她的手都動不得針線,琴弦之類的東西,當時她只當是一場意外,可仔細想想,這一切卻是有人操控著,抬眼對上琴芳的視線,安寧的心中浮出一絲冷意,安茹嫣,她怎的如此狠心!

        可這一次,她斷然不會像前一世那樣,任憑安茹嫣的算計!

        想到安茹嫣帶走的那一副‘牡丹爭艷’,安寧的嘴角微揚,“琴芳,今天要勞煩你了,我們快些準備吧,免得讓姐姐久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7#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21:45:40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五章 各懷鬼胎
    東秦國,素來民風開放,女子的地位雖比不上北方的北燕國和西方的西陵國,但比起南昭算是高出了許多,在妝容打扮上,優雅大氣兼具,這些年,上流社會的貴女中,更是流行一種梅花妝,這種妝容,溫婉中平添幾分嫵媚,故只有及笄的女子才能畫。

        安寧看著鏡中的自己,活脫脫和方才似換了一個人,有了幾分小女兒的風姿,更加讓人眼前一亮,尤其是雙眉之間那一朵盛放的梅花,她不得不承認琴芳化妝的技術十分精湛,不過……想到什么,安寧斂下眉眼,卻是不動聲色。

        “好了,二小姐可真漂亮,比大小姐都美上幾分呢!我們安平侯府眼下可是有兩位出落得天姿國色的小姐了,看其他世家如何比得過咱們!”琴芳將最后一支發簪插在安寧的發間,看著鏡中的安寧,竟是打從心里贊嘆她的美麗,以前二小姐的打扮向來隨性,沒想到給二小姐做及笄之后的打扮,竟是如此美麗動人,看來過不久,二小姐就更加會是大小姐的威脅了!

        安寧從鏡中對上琴芳的視線,面露為難,“這……梅花……怕是不好吧……我看還是擦了吧!”

        說著,便作勢動手去擦,琴芳眼疾手快的擋住,眸子轉了轉,“二小姐,很漂亮呢!擦了多可惜啊,今天是二小姐第一次參加牡丹宴,小姐方才也吩咐了,讓二小姐別失了禮儀,若是不好好打扮,到時候被其他世家小姐給比下去了,那對我們安平侯府……”琴芳細心的留意著安寧的神色,見她緊皺的眉峰微微舒展,似乎快要被她說服,心里浮出一絲得意,頓了頓,繼續開口,“二小姐自己斟酌吧!你一個人事小,連累了整個安平侯府那就……”

        “那便聽你的,不擦便不擦吧。”安寧嘆息一聲,乖巧的妥協,心底卻是平靜無波。

        琴芳立即滿臉笑意,從懷中掏出一個精致的錦囊,小心翼翼的將里面的掛在安寧的腰間。

        “這是什么?里面定是裝著十分貴重的東西吧!”安寧一臉好奇,將錦囊拿在手中,若有似無的看了琴芳一眼,便動手想將里面的東西掏出來看看,可還沒來得及打開錦囊,便如她所料的被琴芳阻止。

        “這可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不過是普通的小玩意兒罷了!”琴芳急急的道,似要掩飾什么,“二小姐,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可得快些,早些進宮,順便多在宮里轉轉,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呢!”

        安寧將琴芳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憶起前世的事情,嘴角微揚,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琴芳松了一口氣,想到小姐的吩咐,為了今天的計劃,小姐可是連宮里那位都驚動了,看著安寧的背影,琴芳的眼神更是惡毒,二小姐啊二小姐,這下怕是自求多福也難逃大劫了!

        二人出了聽雨軒,繞過幾道回廊,便到了大廳,大廳里,安茹嫣早已經準備好,在那里等候,臉上隱隱帶著幾分不耐煩,但想到今天是安寧的噩夢日,她便耐下性子,繼續等,只是,當她看到安寧出現在大廳門口的時候,手中原本要送入口中的茶卻僵在那里,定定的看著門口的安寧,握著茶杯的手漸漸收緊。

        “姐姐,寧兒讓姐姐久等了,姐姐莫怪紅樓之玉落誰家。”安寧福了福身,感受到安茹嫣射在她身上的視線,竟覺得有絲絲涼意竄過,前世亦是這樣,只是她沒去在意,但此刻,她卻是明白她眼神中的含義。

        這張美人皮后隱藏的狠毒嘴臉,她可是親眼看到過!

        安茹嫣回過神來,放下茶杯,溫婉的上前拉著安寧的手,“都是姐妹,不過是等了一會兒,有什么好怪罪的?妹妹今天可真漂亮!”

        雖是夸贊,語氣卻多了一絲言不由衷,即便是刻意的掩飾,但眼底的不悅與嫉妒依舊有那么一絲透了出來,安寧感受到了,當然也沒有逃過大廳里另外一個人的雙眼。

        “大小姐和二小姐還真是姐妹情深,不過,二小姐的美麗怕是要超過大小姐了呢!二小姐也快要及笄了吧?這第一美人……”四夫人楊木歡呵呵的笑著,狀似無意的提到。

        “楊姨娘,吃飽了沒事干了嗎?與其把力氣拿來嚼舌根子,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在你的瓊花院待著,好好教教三妹。”被四夫人這么一說,更加引起了安茹嫣心中的不快,即便是以往總是維持著溫婉賢淑姿態的她也失去了理智,顧不得楊木歡是長輩,冷冷的開口,瞥了一眼四夫人旁邊規規矩矩的三小姐,心里更是不悅,過個幾年,又是一個對手!

        “呵呵……是我失言了,大小姐莫怪,莫怪啊!”四夫人忙不迭的拉著自己的女兒認錯道歉,姿態放得極低,一副對安茹嫣極盡討好的樣子,不像府中的主子,倒像極了怕主子責罰的奴仆。

        “哼!”安茹嫣冷哼一聲,沒心思再理會楊木歡,拉著安寧,便匆匆的出了大廳,朝著侯府大門走去……

        所有人走后,原本卑躬屈膝的四夫人卻是挺直了身子,討好的面孔帶著絲冷笑,不過是個小丫頭,看她還能神氣到幾時!

        “娘,馨兒也要打扮得像二姐姐那樣,去皇宮赴牡丹宴。”三小姐安蘭馨仰頭望著楊木歡,光是聽著牡丹宴是何等何等的盛大豪華,她心中早就已經期待不已,可她只有十三歲,離及笄還差兩年。

        楊木歡親昵的拉著女兒的手,一臉慈愛,“馨兒放心,終究是有機會的,到時候,馨兒定比她們還風光。”

        還有兩年的時間呢!指不定會發生什么事情,二小姐安寧不過是一個被安茹嫣踩在腳下的石子,她一直沒有放在眼里,她的女兒雖是老三,但不到最后,誰又能說劉氏的女兒能一直頂著光環,她們可別忘記了,安平侯府的長公子可是她楊木歡身上掉下來的肉。

        馬車上。

        看似融洽的氣氛卻是夾雜著幾分詭異,安寧表面上帶著幾分慌張,但心底卻是平靜如水,她在等,等待著今天的好戲。

        而安茹嫣是若有似無的看向安寧,方才楊木歡的話時不時的在她的耳邊回蕩,揮之不去,安寧出落得確實有趕超她的趨勢,加上她不為別人所知的才華……

        想到這里,安茹嫣的手下意識的握緊,心中浮出一絲狠絕!

        看來,今天的計劃沒錯,安平侯府,無論哪個時候,都只有她安茹嫣大放光彩的份,別人休想有任何機會超過她!

        第一美人……哼!

        她倒是要看看,過了今天的牡丹宴,安寧還有沒有機會去覬覦這‘第一美人’名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8#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21:48:31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六章 暗地算計

    馬車在朱雀門外停下,周圍早已經有許多貴女陸陸續續進了朱雀門,安寧和安茹嫣在琴芳和穎秋的攙扶下下了馬車,到宮門口上交了邀請帖,表明了身份,便由專門的宮人指引著各自到了宮里為她們準備轎輦旁。

        上轎前,安寧看了安茹嫣一眼,正對上她的視線,不出所料的,她果然是從她的臉上看到意味深長的笑,在外人眼里,那是溫婉優雅,但在她看來,卻是透著森森寒意,似乎是在告訴她,她精心準備的一場好戲正在等著她。

        安寧一如往常的裝著傻,無害的回應著安茹嫣的笑,收回視線,在宮人的催促下上了轎子,好戲?這出好戲到底是誰送給誰的,還不一定呢!只希望她的大姐能夠在只身戲中的時候,還能笑得如此燦爛開懷!

        轎子外,上轎前的安茹嫣給琴芳使了個眼色,琴芳點了點頭,便跟著轎子一起,朝著宮內走去,一路上,輦轎上的安寧閉目養神,腦中不斷閃過前世的畫面,漸漸的,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少,又過了許久,便是一陣喧鬧從不遠處傳來,聽到那嘈雜的聲音,安寧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果然,如她所料的,轎子驟然停住,外面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哪家的小姐這么沒規沒距,竟然敢坐著轎子闖進御花園,差點沖撞了明月公主,還不快下轎給明月公主賠罪!”

        安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心中卻是十分鎮定,從容的走下轎輦,卻沒有下跪,而是震驚的看著在各世家貴女簇擁之中的那個華服女子,這舉動,早已經在明月公主身邊的安茹嫣看了,心里不由得冷哼一聲,浮出一絲幸災樂禍,這等沒見過世面,即便是她不從中使手段算計她,她自己也會把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明月公主是什么身份?!皇后娘娘唯一的女兒,又深得皇上疼寵,從小便是被眾星拱月的金枝玉葉,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她面前沒規矩,安寧這么直直的看著明月公主,不惹怒她才怪呢!

        哼!怒吧!大怒了才好,她樂得看一出好戲!

        果然,明月公主臉色立即沉了下來,原本就不友善的目光變得更加銳利,“哪里來的小蹄子,敢這么看著本公主,來人,給本公主……”

        “掌臉”兩個字還沒說完,安寧便急急的跪下,誠惶誠恐,“公主息怒,臣女有幸見得公主殿下,一時之間被公主的美麗與尊貴所震懾,才對公主無禮,若公主怪罪,臣女甘愿受罰。”

        安寧最重要的一句話,倒是說到了明月公主的心里,當下,明月公主心情便驟然變好,看著地上低頭跪著的女子,嘴角微揚,“哦?當真覺得本公主美麗尊貴?”

        “當真!臣女先前便聽姐姐說起過明月公主似天女下凡,人間仙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倒是比天上的仙女還要多幾分貴氣,所以,臣女才……”安寧不疾不徐的開口,她知道,明月公主素來自傲,又自恃姿色美麗,更是不喜歡別人超過她,前世,甚至還有一個紅遍京城的花魁,因為一個風流公子稱贊她容顏出色,比金枝玉葉的明月公主都要美上幾分,后來不出三天,那花魁便被邀請進宮中,據說是被毀盡了容顏,活活折磨而死夫猛如虎最新章節。

        這便是明月公主!深知這些,她當然知道該如何應對,這個時候,得罪明月公主無疑是自尋死路,況且,她還得借明月公主之手……

        “呵呵,倒是一個會說話的女子,今天本公主心情好,暫且不和你計較,起來吧,對了,你姐姐?你是哪家的小姐啊?”明月公主打量著安寧,頗有興致的問道。

        “回明月公主的話,她便是臣女的妹妹,過不久便及笄了,不過人已經出落得十分美麗了。”還沒等安寧開口,安茹嫣便先一步上前,意有所指的說道,方才本以為安寧觸怒了明月公主,勢必逃不了明月公主的重罰,明月公主的性子,她也是細心揣摩過的,素來喜歡別人迎奉她,就連她平日里在明月公主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在斂藏鋒芒的同時,也違背初衷的迎合著她,而安寧這一次竟然歪打正著,幾句話就化去了明月公主的怒氣,這對她來說可不是樂見的,不過,她今天的計劃還才剛剛開始,她就不相信,安寧能夠逃得過。

        她故意提及安寧還未及笄的事情,又刻意的說著安寧的姿色,為的就是重新激起明月公主心中對她這張臉的嫉妒!

        果然,明月公主微微蹙眉,細細的打量著安寧的面容,眉心越皺越緊,安平侯府二小姐,果然是生得天姿國色,楚楚動人。

        等等……明月公主似捕捉到什么,緊盯著安寧雙眉之間的那一朵精致的梅花,眼里閃過一絲冷意,“二小姐還未及笄?還未及笄怎么畫起了梅花妝?當真是不知道規矩嗎?這梅花妝可不是你隨便就可以畫的!”

        安寧身體一怔,心中卻是依舊鎮定自若,這一切都和前世一樣,她的姐姐安茹嫣就是要利用這梅花妝給她招來禍端!

        周圍的世家貴女們開始竊竊私語,皆是看好戲的姿態,唯獨一白衣女子緊皺著眉峰,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公主殿下,我看她還小,又是第一次犯錯,就別和她當真了。”白衣女子笑著上前替安寧說情,這讓安寧意外,更是讓明月公主也是吃驚不小,整個京城都知道,裕親王府的韶華郡主,是出了名的少話之人,別說給人求情了,就連皇上親自問話,她也只是一句話不超過十個字,便是這樣,她不但沒有觸怒皇上,卻是深得皇上和裕親王的疼愛,贊許其謹慎勝過男子!

        今天她竟然替一個小丫頭求情!

        “堂姐……”明月公主對這個堂姐也是畏懼幾分,不忍駁了韶華郡主的面子,但看著安寧那張美麗的臉,要是再過個幾年,這丫頭怕更是傾國傾城了。

        不行!所有對她有威脅的人,她都得扼殺在搖籃里!心里一橫,當下便做了決定,這一次駁了韶華郡主的面子,大不了改天親自登門賠罪。

        “禮不可廢,規矩若是任由人破壞,那還成什么規矩?還未及笄便畫梅花狀,可見其心眼兒倒是不小,既是這樣,那更應該罰。”明月公主冷聲開口,今天定要毀了這張臉!

        安茹嫣頓時松了一口氣,心中不禁埋怨起韶華郡主來,不過還好,終究是沒有改變明月公主的決定。

        安寧聽著耳邊傳來的竊笑聲,不著痕跡的瞥了一眼安茹嫣,此時的她,一臉得逞的笑,似迫不及待的等著看明月公主如何懲罰她!

        前一世,她被打得鼻青臉腫,就是因為這一個梅花妝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9#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21:51:46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七章 蘇琴公子文/真愛未涼
    侯門毒妃 本章字數:2479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侯門毒妃txt下載

    WiseMedia


    推薦閱讀:夫猛如虎 重生之老妖精別鬧 奮斗吧!涼子 秦時若云 重生艷星女王路 狼情肆意 冷宮皇夫 鳳煞天下,狂傲世子妃 偷龍轉鳳 仙魔誘惑

    “來人,給我打,好讓其他的貴女們都看看,什么叫做規矩,更要讓大家知道,對我姑姑昭陽長公主大不敬,又會有怎么樣的下場!”明月公主朗聲吼道,一句話,便將安寧的罪責又加重了幾分。

        聽明月公主提起昭陽長公主,就連韶華郡主心里也不由得打了個突,看來今天這安平侯府的二小姐怕真的是難逃此劫了,虧得剛才她從她身上察覺到的那份靈氣……

        怕是可惜了!落在明月的手里,她便是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眾人都知道,昭陽長公主和當今皇帝是一母同胞,皇上唯一的姐姐,先帝的嫡長女,生得傾國傾城,地位尊貴無比,二十年多年前,東秦國在和北燕國的大戰中失利,北燕國皇帝無意中見了昭陽長公主一面,驚為天人,毫不猶豫的在求和的條約中提出要昭陽長公主遠嫁北燕,那時,昭陽長公主本已經有婚約在身,但為了整個東秦國的社稷,她還是決定犧牲一個人的幸福遠嫁北燕,出嫁之日,所有的將士百姓出城相送,據說,當時一陣風吹開了頭頂的蓋頭,蓋頭下的長公主美得不可方物,那時的她,雙眉之間一朵灼灼的紅梅盛放,極其高潔尊貴。

        那之后,東秦國便有了這個習俗,那便是女子及笄都要畫梅花妝,以表示女子及笄便可以嫁人,后來過了幾年,北方傳來昭陽長公主病逝的消息,所有百姓都傷心不已,更是將這個習俗看得極為重要,用這梅花妝來寄托他們對昭陽長公主的思念,未及笄的女子若是逾矩,便是對昭陽長公主的大不敬!

        安茹嫣心中的幸災樂禍更加的強烈,這下子安寧頂一個冒犯昭陽長公主的罪名,更是要倒大霉了!

        安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明月公主的侍女如花、似玉二人立即上前,對于懲處人的事情,她們二人可是熟練至極,受過她們二人教訓的人都知道,她們二人下手可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

        “呵呵,明月妹妹,我好不容易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你們倒好,就這么把我從美夢中吵醒了,這皇宮都沒有一個清靜的地方,到底還讓不讓人活呀?”一個聲音猛然傳來,打斷了如花、似玉的動作,讓在場的人皆是一怔,這么久,她們竟然沒有發現,在不遠處的樹上,竟有一個人在睡覺。

        就連安寧也不由得微微蹙眉,抬眼看向那人的方向,只見一襲白裳從高處飄下,穩穩的落在地上,身長挺拔,眉若刀削,眸似星辰,俊美的臉上帶著笑意,如冬日里的陽光,暖人心脾。

        這人安寧認識,他便是在幾年之后朝中炙手可熱的人物——東秦國歷史上最年輕的丞相蘇琴!

        不過,此時的他,還是身處朝堂之外的琴公子。

        “琴哥哥……”明月公主臉色微變,剛叫出口,便被蘇琴打斷。

        “停!明月妹妹,我可不是你的情哥哥!”蘇琴挑了挑俊朗的眉峰,一副輕佻的模樣,但便是這樣,依舊風流倜儻,迷了不少世家小姐的眼。

        明月公主微微蹙眉,雖然這蘇琴不過是一個世家公子,但他背后的人,卻是連她這個公主也惹不得的,而這個蘇琴,看似風流不羈,但那無害的笑容之下藏著的心思,誰也琢磨不透。

        壓下心中的不悅,明月公主溫柔的笑著,“打擾蘇大哥休息,是明月的不是,明月這就讓所有人都離開,給蘇大哥騰出地兒,蘇大哥繼續睡清穿之十福晉。”

        蘇琴卻似乎十分不滿意這個安排,眸子微斂,那神色讓人難以琢磨,“這可不行。”

        明月公主當下便有些急了,卻是隱忍著,試探的開口,“蘇大哥該不會是要替她說情吧!”

        這正是安茹嫣心中擔心的,這個蘇琴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一個無官無職的世家公子,卻可以在皇宮中來去自如,還將這御花園當成睡覺的地方,更是連明月公主都要忌憚他三分,全是因為這琴公子和那人有著極深的關系!若是他說一句話,便是明月公主執意要說安寧這梅花妝是對昭陽長公主的大不敬,他說一句沒事,便也就真的沒事了!

        安茹嫣的手暗暗的緊握成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個蘇琴,可別壞了她的好事!

        蘇琴嘴角微揚,好看的臉上似笑非笑,若有所思的在安寧面前踱著步,一雙眸子細細的打量著她,充滿了探尋,方才他一早便醒了,剛好將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這個女子伶牙俐齒,還是一個懂得進退的人!

        從她的眼里,他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尋常的東西。

        安寧承受著他的視線,不明他意欲為何,蘇琴素來不愛管閑事,又怎么會替她說情?

        果然,一陣詭異的沉默之后,蘇琴優雅的展開折扇,身體輕輕一躍,重新回到方才的樹枝上,單手支撐著頭,埋怨道,“將我從夢中吵醒已經是很殘忍了,若是有好戲又不讓我看,明月妹妹,你這不是存心不讓我痛快么?”

        安寧身體一怔,下意識的看向樹枝上的男人,正好對上他似笑非笑的視線,心中暗自腹誹,果然唯恐天下不亂!

        蘇琴一句話,頓時讓明月公主和安茹嫣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敢情這蘇琴是想跟著一起看好戲啊。

        既然這樣,當然得好好斟酌這出戲的精彩度了。

        “如花、似玉,你們還等什么?”明月公主沒了后顧之憂,也有了底氣,繼續方才被打斷的事情。

        如花、似玉稍微撩起了袖子,上前便將安寧牢牢的禁錮住,眼看著一巴掌就要落在安寧的臉上,卻是聽得一個聲音驟然響起。

        “慢!”

        開口的不是別人,而正是安寧自己!

        “你想耍什么花招?”明月公主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不屑,這里可沒有個人肯幫她的,今天這張臉,她是毀定了!

        安寧鎮定自若的上前一步,將自己的妝容大大方方的呈現在明月公主的面前,“明月公主對昭陽長公主維護讓人欽佩,素聞明月公主宅心仁厚,賞罰分明,是皇宮中的表率,上得皇上皇后疼寵,下得宮女太監尊敬,對于犯錯之人,嚴懲不貸,但對于無錯之人,卻也不會刁難……”

        “你到底要說什么?”明月公主微微蹙眉,安寧的這一番夸贊,幾乎讓她飄了起來,不過,很快的,她又收斂了心思,這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到底要耍什么花樣!

        ------題外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20:14
  • 簽到天數: 1 天

    連續簽到: 1 天

    [LV.1]初來乍到

    10#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21:52:19 | 只看該作者
    章節目錄 第八章 欠他人情文/真愛未涼
    侯門毒妃 本章字數:2722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侯門毒妃txt下載

    WiseMedia


    推薦閱讀:仙界 強上藩王世子 圣劍王座 強葷:豪門俏寡婦 霸神訣 鬼面娘子 仙魔誘惑 老婆老婆你最大 偷龍轉鳳 紅樓之玉落誰家

    安寧福了福身,平緩的開口,“臣女額上的并不是梅花,而是一朵普普通通的櫻花。”

        這一說,在場的人都炸開了鍋,安茹嫣更是心中焦急,櫻花?每一個人都細細的看著安寧雙眉之間的那一朵花,卻是看不出絲毫端倪,這明明就是梅花啊!

        “你是想糊弄本公主不成?”明月公主冷哼一聲,“難道本公主連櫻花梅花都分不清楚?”

        安寧猛地跪在地上,誠惶誠恐,“明月公主明察,臣女縱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糊弄明月公主,公主精明睿智,又豈是臣女一個黃毛丫頭可以糊弄得了的?”

        一句話,頓時堵住了明月公主的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秦時若云最新章節。

        “臣女雖是寧兒的姐姐,但在規矩面前,卻也不能說情,以臣女看……這花確實像極了梅花。”安茹嫣刻意說道,心中隱隱生出一絲不安,她絕對不能讓安寧蒙混過關!

        安寧微怔,安茹嫣啊安茹嫣,她就是這么迫不及待的想看她被明月公主懲罰么?

        “哈哈……”爽朗的笑聲從樹上傳來,蘇琴一躍而下,一個閃身,眾人還沒看清,他便已經出現在了安寧的面前,突然有一個男人朝她撲面而來,安寧下意識的想要后退一步,只是,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一只大手便牢牢的抓住她的手腕兒,讓她動彈不得。

        二人的距離不過分毫,周圍頓時響起一陣抽氣聲,她們都聽說過許多關于琴公子的傳聞,他素來對女色不感興趣,就連明月公主都沒有放在眼里,可此刻……看著二人的姿勢,在場的貴女心中不免嫉妒起安寧來。

        琴公子如此風流倜儻的人物,身份更是顯赫,是多少閨中小姐夢寐以求的夫君啊!一個安平侯府還未及笄的二小姐哪里來的能耐能讓琴公子如此“含情脈脈”的凝視?

        眾人眼中的“含情脈脈”在安寧的眼里,卻是“寒意森森”,看著眼前這一張放大的俊臉,男女授受不親,又是在皇宮宴會這樣的場合,這個蘇琴,到底要干什么?

        “不錯!不錯!”蘇琴晶亮的眸子閃耀著,似滿意的點頭,口中嘖嘖的贊嘆著。

        一旁的貴女的臉色更是難看,難不成琴公子果然是看中了這個二小姐?

        安茹嫣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顧不得其他,立即沖上前去,將安寧從蘇琴的面前拉開,護在身后,“琴公子,休得對家妹無禮,她還未及笄,琴公子這樣輕薄,讓她以后如何嫁人?”

        安寧看著安茹嫣對自己的維護,心中卻是浮出一絲諷刺,若是放在前世,她定又是對她感激涕零,但是,此刻,她卻看透了安茹嫣的心思,她怕是擔心這個琴公子真的對她有意吧!

        她不容許自己得到比她好的東西,這便是安茹嫣!

        對于蘇琴,安寧本沒有什么想法,別看他平日里總是一副放蕩不羈的模樣,這個即將成為東秦國最年輕的丞相的男人,又豈是容易對付的主!

        “嫁不出去?她若是嫁不出去,本公子便負責她的下半輩子。”蘇琴挑了挑眉,淡淡的開口。

        在場的貴女們一聽,頓時吃驚不小,就連安寧也沒有料到他會冒出這么一句話來,可看他臉上云淡風輕的模樣,安寧便知道,這人定然是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這一句話可能會引起的驚濤駭浪。

        只是可憐了她,又得淪為這些貴女們的眼中釘了!

        “管她嫁不嫁得出去,先將這件事情給本公主說清楚再說!”明月公主對蘇琴也是沒有想法,她身為公主,找駙馬當然要找一個她控制得住的,唯她的命令是從的男人,顯然,蘇琴不是她能夠掌控的,這一點,她還是明白。

        單是因為他身后的那人,她對蘇琴也只有敬而遠之了奮斗吧!涼子WiseMedia



        “她說的不錯,她額上的這一朵確實不是梅花。”蘇琴朝著安寧眨了眨眼,看似俏皮輕佻,但眼底卻是讓人捉摸不透的深邃,這女子是不簡單的!

        “哦?”明月公主微微蹙眉,心中浮出一絲不悅,但蘇琴既然這么說了,她也不能視而不見,“那蘇大哥如何證明不是?”

        蘇琴輕哼一聲,帶著幾分不屑一顧,“這還要本公子出馬,真是大材小用了。”

        話雖如此,蘇琴走向安寧的時候,卻是滿臉的興致勃勃,安寧看著他靠近,雖然蘇琴在幫她說話,但對于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心中還是突生一股壓力。

        蘇琴將安寧的反應看在眼里,嘴角卻是向上揚了揚,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兒,將她再次拉到自己的身邊,用眾人都聽得到的聲音朗聲說道,“安小姐額上的花,雖然像極了梅花,但每一個花瓣的頂端,卻是缺了一個口,明月妹妹,你不信可以親自來看看。”

        明月公主將信將疑,眼里劃過一抹不悅,卻不得不上前一探究竟,若是不像蘇琴說的那樣,她定然要讓安寧小死一次!

        只是,她這一看,眉心卻是皺得更緊,果然如蘇琴說的一樣,每一個花瓣的頂端都有一個不大的缺口……

        “明月妹妹,如何?”蘇琴挑了挑眉,風流不減。

        明月公主卻只是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安寧心里知道,明月公主也已經無話可說,方才,她說了那么多恭維明月公主的話,就是為了這一刻讓她無話可說,但是,她終究是公主,即便前世是將她打得鼻青臉腫的罪魁禍首,但報仇她也不急于一時,此刻,明月公主需要一個臺階下,她滿足她又何妨,這對她來說,有利無弊!

        斂下眉眼,安寧朝著明月公主福了福身,自責的開口,“臣女愚笨,今日一早,看到園子里有幾樹櫻花開了,便一時興起,在額間畫了一朵,卻因為手法不精,讓人看了像梅花,可即便是像,但也終究沒有梅花的沁香,也不及梅花的高潔雅致,是上不得臺面的東西,臣女……”

        “哼!身份低賤之人,也只配得這上不得臺面的妝容了!”明月公主冷哼一聲,甩了甩水袖,撒了口氣,轉身離開。

        貴女們見公主已走,便立即跟著追了上去,安寧心里松了一口氣,這一關算是過了,但是……

        “我剛才幫了你,你欠我一個人情!”耳邊猛然想起蘇琴的聲音,近在咫尺。

        安寧回過神來,后退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多謝琴公子出手相助,但小女子人微力薄,怕是還不起……”

        “還不起也得還,總之我是記下了!”安寧還沒說完,便被蘇琴打斷,再一抬頭,蘇琴卻是已經重新回到了方才的樹上,雙目緊閉。

        想起他的話,還不起也得還?安寧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果真是一個怪人!

        不去理會蘇琴,安寧腦中浮現出安茹嫣的身影,還好她趁著琴芳不注意的時候,在梅花花瓣上動了手腳,不然……想到前世的凄慘下場,她心有余悸,好在她輕松的過了這一關,只是,她的那個狠毒的姐姐,怕是不會那么輕易的放過她吧!

        想到什么,安寧斂下眉眼,深邃的眸中似有什么一閃而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將意見發給我們
    聯系我們
    • 官方QQ群:186764083

      官方客服QQ:1463410220

    24小時商家服務QQ
    • 146-341-0220

    QQ|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上海人網

    返回頂部
    x

    掃描關注人網微信

    法律聲明黔ICP備17005805號

    GMT+8, 2019-10-15 10:07 , Processed in 0.493784 second(s), 23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021rw!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时时彩卡时间漏洞